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9

有關光華寮事件

标准

中華人民共和國:

對事情的敍述

光华寮是位于日本京都市内的一座房产。它是以中国人民的资财购置、用作中国留日学生宿舍的中国国有财产。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当时日本政府的“大东亚省”为了对中国留学生施行所谓“集育”,委托京都大学租用这座楼房作为中国留日学生的宿舍。日本投降后,“大东亚省”被撤销,京都大学也丧失了对该宿舍的管理权中国留学生遂将该楼取名“光华寮”,并组织了自治委员会,对该寮进行
自主管理。1947年,当时的中国政府派往日本处理战后事务接管了被日军在战争期间从中国大陆掠夺到日本的大批物资,并将其变卖。1950年,“驻日代表团”用变卖获款的一部分(250万日元)从房主手中买下光华寮,继续用作中国留学生的宿舍。1961(那時中日還沒有建交)年,台湾当局“驻日大使馆”以所谓“中华民国”名义办理了该房产权登记手续。但该寮一直由光化寮自治委员会管理,台湾当局从末参与过该寮的管理工作。1967年9月6日,台湾当局“驻日大使”向日本京都地方法院起诉,要求法院下令光华寮自治会成员从该寮搬。(臺灣當局是該案件的發起者,且沒有介紹臺灣當局起訴的原因。) 京都地方法院判决”从其资金来源和使用目的看,系中国为在日中国留学生继续作为宿舍设施使用而买下的公有、公共用财产”,“既然我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则属于中国公有之,本案财产的所有权和支配权已转移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台湾当局对此不服,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并由“财政部国有财产局长”作为代表上诉大阪高等法院。1986年2月4日,京都地方法院根据理由”:“中华民国”“在国家性质的体制下现实地统治支配着台湾及其周围岛屿”;“中华民国”仍是“没有被承认的事实上的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即使被日本承认为合法政府之后,对于第三国领域内的前政府所有的财产,“不能援用它的继承权利”将光华寮改判为台湾当局所有.光华寮住宿生遂向大阪高等法院提出上诉。但1987年2月26日,大阪高等法院维持原判,从而再次严重损害我国的合法权益。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以“台湾不具有诉权”为由,裁定将“光华寮案”发回重审,是对大陆示好,但从案情实质看,由于光华寮至今被登记于台湾当局名下,最高法院的裁定事实上给该案打上了一个“死结”:一方面,该寮在法律上被登记于台湾当局名义之下,另一方面,由于台湾在日本“没有诉权”,大陆无法依据国家继承和政府承认的规则通过法律途径将该寮“收归己有”。(南方报网,2009http://opinion.nfdaily.cn/content/2009-07/31/content_5460853.htm)
nian ,

法律依據:

國際法:在一个国家对某外国新政府作出承认后,这个国家就应承认该外国新政府有权接管位于这个国家境内的原属于该外国旧政府的一切国家财产;同时承认,该被推翻的旧政府被剥夺了对上述财产的所有权。这就是国际法上的承认的法律效果之一。

日本憲法:(三權分立不是藉口)日本国宪法第73条规定,处理外交关系的权力属于日本内阁。对于光华寮这样一个有关中国国家财产产权和涉及中日双边关系的问题,中国政府理所当然要向日本政府交涉。中国政府完全有理由认为,光华寮案不是一般的民事诉讼,而是涉及日本政府,包括做为国家机关的司法部门是否遵守中日两国政府联合声明、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和协议的政治性案件,它是关系到国家主权的重大政治、法律问题,是一个国际法案件,涉及中国作为主权国家的利益的原则问题。

結論:

这一判决不仅在政治上是错误的,在法理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一)日本法院不得受理以所谓“中华民国”名义提起的诉讼;

(二)日本法院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有权继承光华寮是违反国际法准则的;   

(三)日本政府不得以国内法为托辞拒不履行国际义务。

資料來源:光華寮案件-中國社會科學院 http://myy.cass.cn/file/2005122310136.html

臺灣

對事情的敍述

光華寮案原為屋主要求房客遷出的民事訴訟,但因屋主為當時代表中國這個國家的「中華民國政府」,而在京都地方法院一審訴訟進行期間,發生日本轉變對中國這個國家的政府承認,從而使此一訴訟成為國際法的重要案例。

法律依據:

中華民囯作爲原告的合法性:「中華民國」存在的客觀事實並無絲毫變化,只因主觀的政府承認的更換,完全抹殺其在法律上的地位,將使台日雙方的實際往來發生問題。許多案例顯示「未被承認國家」或「被取消承認的政府」也可擁有做為原告的提訴權,更遑論「不做被告的豁免權」與「法令的適用」。(我想問法律條文爲何,且日本的法律體系是不是參考過往案例的?)

時間以及人物:「光華寮」是由中華民國政府於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後購入,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只繼承一九四九年底以前中國這個國家的條約等做法,甚至對於一九六六年一筆三千萬元的「中華民國」對日債務亦不承認,因此對於一九六一年才登記為「中華民國」國有財產的光華寮,既不是外交財產,也非行使國家權力的財產,沒有理由視同一九四九年以前即屬於中國的財產(如大使館、領事館),而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時間問題是個關鍵:光華寮的購入時閒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後,但是在中日建交之前。如果依照法律不溯既往,那麽什麽時候的法律條文才是有效的?)

資料來源: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68046 光華寮判決 國際法震撼 李明峻 (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