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9

Christian Cosmopolitanism

标准

City of God:

The Christian heaven ws a utopia, and, like all utopias, it bears an upside-down, mirror-inverted relationship to its own contemporary world. the equality of souls in eternal bliss makes the earthly happiness of emperors pitiful by comparison.

Paganism: ideal prince’s rule is like the rule of the head over the body, of the intelligence over the desires, a co-operation so natural taht it ruled out disobedience and the use of force to compel obedience.

explanation of the sack of Roma:

Augustine’s clever question:  Why did Rome last so long? instead  of what has Rome done now to deserve her fate?

Early Augustine saw Christianity as the fulfilment of all that was best in paganism, and a later Augustine saw Christianity as a denial of everything which paganism stood for.

Augustine is walking several tightopes at the same time. the African probelm meant that any view of the Church which he took had to be pure enough to satisfy African sensibilities but not so pure as to exclude too readily those who had abjured the faith and asked to be forgiven.

God creates time. time changes but God not, so time is meaningless to God. To know God’s mind in its entirety is a blasphemous attempt to be like God.

the heavenly city is a city of being, not becoming.

the happiness of a true Christian emperor consists of reigning justly, not being puffed up by flattery, being slow to vengeance and quick to forgive, successful in controlling his lusts and regular in his public prayers for forgiveness.

state is a provisional institution that it can have no value in the scale of values which really matters. the state is essentially a fourth-rate institution, the state is certainly inferior to the heavenly city and to church, probably inferior to the best possible earthly state ruled by a prince inspired by the Gospels, and almost certainly closer to the city of the damned than is generally supposed. 

Augustine on state: the more the state is an inferior institution, the more we need it.  (Rome’s beginning in the murder of his brother Remus by Romulus can stand for the beginning of all early earthly dominion.)

Augustinianism signals the definitive end of the ancient idea that the state is the school of the virtues and the stage on which those virtues are to be seen to their best advantage.

中思小思

标准

周公在公元前11世紀提出了天惟德是選的觀念,其中包括敬天,敬祖,尊王命,誠信接受先哲之遺教,憐惜小民,慎行政,無逸,行教化,做新民,慎刑罰。此類思想中體現出了經驗主義的雛形,而經驗主義在西方的出現在11世紀,由波斯的哲學傢和物理學傢Avicenna提出。通過觀察和學習,得到知識,接近真理。先祖在科技資訊尚不發達的周朝便有意識要學習古人,積累經驗。不得不說是先行者,是聰明的先行者。

終于找到了中國古代的民主元素! “人無于水監,當于民監”(《酒誥》)

周公民主思想的來源是:小邦周戰勝大邦商,小戰勝大,不能簡單地依賴神明,也不能單純依靠固有的權力,必須找到一個取之不盡的力量源泉,這個源泉就是民衆。

權力使人腐化,周王朝政權鞏固之後,便突出宣揚天子地位的神聖性和權力的絕對性。

制度的缺乏,導致智慧的流失。

美國人看臺灣

标准

荷蘭:不顧中國對於移民的禁令,招募福建中國移民到臺灣耕種農地,並且徵收繁重的課稅,對於年滿六嵗的所有中國人課征人頭稅。

清朝對於臺灣的影響:如果沒有清朝的統治,臺灣有兩种可能:外國勢力威脅中原的基地;中國刁民的天堂. 由於清朝的移民政策,臺灣成爲一種反復無常且單身漢支配的社會,這也是社會動蕩的來源。

臺灣對於日本意味著什麽? 軍事及經濟上的利益,向東南亞擴張的基地,防範來自南方隊日本島威脅的防禦點

臺灣人爲了防止被日本佔領,與一八九五年宣佈獨立,但是承認中國的宗主權,但是當時的清政府不敢得罪日本,所以稱臺灣的抗爭與清廷無關。西方的其他列強希望日本“協助臺灣開墾並實現現代化”。擔心被日本佔據的知識分子擔心中國的文化將被踐踏,臺灣將成爲蠻夷之地。唐景菘在兵荒馬亂中之作了十天的臺灣共和國(臺灣民主國)的總統。日軍殘酷地報復臺灣的遊擊隊,云林大屠殺:日本管理階層對有組織反抗勢力粗魯及決不妥協:死亡六千名臺灣人,日本人出爾反爾,無理由地攻擊林少貓,並屠殺他的族人,兩百人死于無辜,他們的家鄉在地圖中消失。殘酷的爭鬥並不能使得日本人攻擊臺灣的遊擊隊,他們的新策略是用經濟的手段來腐蝕遊擊隊。

日本統治期間,島内實施六三法,臺灣處於軍事集權的統治之下,總督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臺灣的政治改革包括:劃分五省三廳,五洲有臺灣人的議會,一半代表選舉產生,總督對他們的提議由否決和取消的權利,並且議會中很多臺灣人是日本的漢奸。

警察和保正的制度鞏固了日本對於草根階層的控制:警察可以擴大自我職權,干預地方事務,成爲日本政府在地方上的代表,保甲制度源于中國,用集體責任來壓制犯罪、異議及有組織的臺灣民族意識。保正制度確保社群的義務例如繳稅和提供勞力,若有嫌疑犯在逃,便處罰他的親戚和鄰居。

日本在臺灣所做到的貢獻:公路在三十六年閒長度增加了26倍,新的公共衛生計劃降低了疾病的發生。嘉南德灌溉系統成爲東亞最大。日本在臺灣的土地改革是為了生産日本本土需要的糧食,農民不再是自由耕作者,而是龐大機器中的一個小齒輪,一半以上的臺灣稻米運到了日本。

日本皇民化:中日通婚,臺北帝國大學開放給臺灣學生,取締中文電臺和報章的中文版面,採用日本名字,為原住民改名,鼓勵日本人移民臺灣。在臺灣的日本人有自己的初級教育體系,臺灣學生難以進入學校就讀。佔臺灣人口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六的日本人就讀大學的人數超過了臺灣學生。宗教學校也受到日本的監控和調查。日本人愚蠢地把臺灣的布袋戯取代為紙芝居,暴露了無聊的愛國主義教育。日本人用所謂的公共健康條例破壞中國人的喪葬習俗,還強迫灌輸結婚習俗。日本人利用毒品來對抗反日的異議分子,多數是年輕的客家男性。他們在臺灣的中南部種植古柯鹼,並逼迫臺灣人到中國大陸販毒。

日本人對於原住民實行不是同化就是戰爭的策略。他們視原住民為禽獸,並且在臺灣實行酷刑到一種程度,在東京的日本同僚都表達不滿。霧社事件中,日本由於原住民的反抗行動,對其進行瘋狂的打擊報復,包括屠村,以及在霧社暴動之後實行生化武器。

臺灣人享受受到限制的自由,卻要和日本人一樣對日本效忠,甚至在戰爭期間為日本軍補給糧食,負擔責任。如果日本承認臺灣是它的母親,那麽可以這樣無條件地索取;如果不承認,便不能這樣掠奪。

1943 開羅宣言:日本在中國竊佔的所有領土,諸如滿洲囯,formosa與澎湖群島,必須歸還給中華民囯。

在日本人眼中,臺灣人是二等公民,在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囯眼中,臺灣人是”一群低等的人民”。土包子士兵,趁火打劫,臺灣人怎麽可能對中華民囯政權還留有希望和起碼的尊重?

陳儀:貪污 社會主義經濟 民權主義–> 省議會,出版業有了寬鬆的自由度。臺灣人在這個時期對於大陸統治的希望破滅:大陸人主要興趣在掠奪島内的財富和資源,公僕失去在公家機構縂坐的機會,日本人的財產沒收, 無法建設戰後的臺灣的經濟,大陸官員和士兵的貪污,陳儀政權壓制臺灣出版業的評論自由。

二二八事件發生的原因:日本殖民政府殘留的反中國情緒,經濟困境,政府的不良政策,中華民囯派在臺灣維持公共安全的軍禮不足 投機政客,製造麻煩的學生,共產黨員,不負責任的新聞從業人員 貪污的政府官員,國民黨士兵認爲臺灣人是漢奸,民族主義的衝突

戒嚴法從1949年5月20號開始,當時的省主席是 陳誠將軍,蔣中正的親近幕僚。戒嚴法持續實施長達三十八年之久。(臺灣國慶來源:1911年10月10日,爆發了武昌起義,又稱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政府,從而建立了中華民囯。)

“國民黨的自我形象是一種強烈的精神與近乎神話的性格。跟共產黨一樣,國民黨成員感受到中國悠久歷史的沉重感,並且相信中國文明是全世界最好的文明。由於被共產黨徹底打敗,他們對於失去政權寶座的感受沒有另一種感受來得更重;他們是歷史的罪人,他們辜負了與生俱來而無法計價的繼承權。國民黨的領導人視自己的使命為宏大的偉業,因爲掩蓋了類似臺灣自治的地方政治議題。”

根據國民黨的教義,民主的先決條件是將戒嚴法發展到某种程度。民主國傢的人民必須了解到,他們必須尊重民主機制。人民將先從政府的基層選舉政治中了解這些概念,才能獲得國家層級的政治權利。最後國民黨的目標在於不斷灌輸人民的愛國情操。蔣介石經常特別強調,要啓發人民達成國家目標的犧牲奉獻精神。

從混合著自由與傅全的原則中浮現的政策就是:承諾一個終將到來的民主中國、國民黨在臺灣執行有限制的民主政治,但也已戒嚴法與令人恐懼的公共安全機構,來嚴格執行限制措施。

有限度的自由,限度是:1)1947年的憲法章程依據國民黨在臺灣的權力與合法性基礎,政府有權修改憲法條款,以適用于臺灣對抗中共統治至大陸地區的非常狀況;2)國民黨成爲以黨支配體系的主要政黨,並由兩個國家認可的政黨提供反對代表,但是政府不允許組織強大的反對黨;3)政府推廣有限度的民主化,始于地方省級公職的選舉,隨後擴大開放國家級公職的選舉,以及4)不允許公開發表政治演講、推廣共產主義思想與誣衊中央政府的強烈企圖。

蔣介石獲得憲法的豁免權,可以終身擔任總統至味,但代價是引起年輕與自由主義傾向的國民黨員的反彈。

國民黨時期政治體系:憲法提供的直接選舉,決定三千席的國民大會與立法院,國民大會有權選舉總統與副總統、提出法條,以及修改憲法,立法院對行政院各部首長(内閣閣員,由院長帶領)行使同意權,負責監督政府首長與官員。省市政府任命監察院的成員,負責指正不法與不道德官員的行爲。國民大會,立法院與監察員組成全國最高立法機構。實際上,蔣介石權利完全超越總統與最高立法機構之間的制衡關係。使得國會成爲行政單位的橡皮圖章。

臺灣同時也有自己的省政府省主席省議會,中華民囯的再生與臺灣省政府的體制一起官員太多的爭議。

國民黨允許臺灣人在地方職位上的競爭。原因:1)地方選舉提供一個選擇給有政治野心的臺灣人,無需在街頭或地下刊物中挑戰政治制度。2)國民黨在政府的優勢可以用利益來收買地方政客的合作。3)地方選舉可以讓派系分裂,國民黨坐收漁利。

戒嚴期的臺灣,廖文毅與支持者成立臺灣民主獨立黨,並成爲流亡臺灣共和國的臨時總統。

一九四九年改革臺灣貨幣,以一比四万的新臺幣汰換了舊台幣。

臺灣的經濟奇跡植基于兩大政治之珠。第一,政府減少阻擾教育與企業發展的障礙,釋放臺灣經濟潛力,開啓更高層次的社會經濟動員,為個別家庭提供向上的契機 (公營企業變成私營企業,推行自由市場資本主義,臺灣人取得經濟權力,進而通向政治權力);第二支柱是政府的行政指導:1950年戴,政府實行進口替代措施,(限制工業品的進口來發展本國的工業,)以及免稅措施(鼓勵島上的國際投資),支持勞動密集型產業,(以解決就業問題)

土地改革的三個步驟: 減租(1949);公地放領(1951);耕者有其田(1953);到1980年臺灣國民所得是全世界差距最小的國家之一,好過美國和日本。

freedom

标准

for gladiator, freedom is obtained by the other dead men, thousands and thousands.

arena is holocast

自由從來都不是和平獲得的,人們現在習以爲常的自由從來都不是自然之事。蘇格蘭的Wallce願意死于英格蘭的酷刑之下,他不願臣服于英格蘭的通知,臨死前他大喊的是freedom是自由,寧願被酷刑折磨,也要喊著自由來喚醒沉睡者的人們;羅馬的Maximus由將軍淪爲奴隸,由奴隸變爲角鬥士,那個“國王”的名字早已經被我忘記,但是我卻一直記得Maximus,因爲人們敬重這個崇尚自由的鬥士,他們的嘴中是Maximus的名字,而不是那個殘忍又卑鄙的名義上的國王的名字,Maximus離開世界的最後一句話就是給那些奴隸自由,讓羅馬共和的夢想得以實現。自由,來得從來都是血淋淋的,從來都是犧牲勇士犧牲有德之人患來的。自由,從來都是人們最先天的渴望。沒有無理由不合法的通知,也沒有絕對的臣服,因爲人人生來平等。

i kid u not

标准

what? are you telling me the reports of Berlin wall are missing in Liberty Times? it is more useful than ironic! 11 9 somebody tore the newspaper and reveal the inconfident side…

by the way goodbye lenin is indeed a good movie!

the Aristotle I know

标准

作爲波拉圖的弟子,亞裏士多德比老師技高一籌的地方在於,他承認在他之前的研究的重要性和可取性,而不是一味地唾棄。他相信,過往學者的研究也有過困惑,也有犯過錯誤,但是他們的錯誤和困惑都是我們後來研究學者可以借鑑和參考,獲得啓發的參考。

polis: 它產生的原因是經濟層面的,只有polis才可以在經濟上自我支撐;但是它要達到的目的是道德層面的,只有Polis才能給人們“好的生活”。經濟最初的定義為acquisition of wealth and the management of a household.

家庭中關係基於the possession of  “reason” (the capacity to direct one’s own life and so the lives of others) ->free men who have reason rule, including wives; slaves, having no reason, are ruled as tools or beasts of burden.

財產可以私有,但是也可以公用,因爲臣民與國家是朋友的關係,所以公用的方式就是類似禮物的贈送。

the polis must be its constitution: the arrangement for the holding of public office, the way it is governed.  because the constitution provides the polis with its identity over a period of time. 亞裏士多德在乎一個政體的制度,因爲制度使得這個政體有自己的認同。

和波拉圖一樣的是,亞裏士多德也認爲政體之所以不同是因爲他們對於正義justice的觀點有所不同。?原因爲何?

在民主的國家,人人財富平等,因爲他們同樣的自由;在寡頭的國家,每個人因爲財富的不均衡所以在每一個方面都不平等;不滿的根源是對於財富和榮譽的渴望,或者是渴望遠離貧窮和臭名。

政權改變因爲:1)因爲一些人壟斷了財富和榮譽,人們產生了不滿;2)個人的傲慢,恐懼,以及自我膨脹;3)某一個階級沒有比例的增長;4)選舉期間的複雜情節和神秘氣氛;5)不忠誠的人掌權;6)忽視了微不足道的變化。意思是一有變化, 不管是再小的變化,也要加以留心

政權存留的原因:1)人們對於法律的遵守;2)不依賴于一味地愚民;3)貴族和寡頭應該好好教育民衆;4)統治階級不許有分裂;5)統治者不能明顯地用權力獲得利益;6)教育系統和政府的形式應該配套:比如寡頭應該受到民主的教育,而民主體制下的人們應該受到寡頭的教育。(如果民主人士接受民主的教育,那麽自由就被完全誇大,會遭成動亂;如果寡頭青年接受奢侈和安逸的寡頭教育,會造成不思進取以及欲望橫流?)7)暴君如果表演地像一個國王,那麽人民應該還會讓他統治。

好的政體應該是:1)人口:並不是人口越多越好,the polis should be small enough to be “seen as a single view”. 2)領土也不是越大越好,合適的大小是,讓公民有舒適的生活,但是不會讓公民追求奢華。3)只有希臘人才適合做公民。4)自由人和非自由人的分工明確。5)自由人最好的生活是,年輕的時候黨戰士,終年的時候儅統治者,老年的時候儅神父。6)農民,手藝人,奴隸城獨立的階級,

好的生活源于自然,習慣和理智的生活。教育就是和培養好的習慣和理智的生活有關。reason is divided into two kindes. speculative reason concerned with “the life of mind” and practical reason, which fits a man for the business of a city-politics and war. 政體的存在讓人們有美德,進而構造好的生活。

the most dangerous man is “from nowhere”, which means no education and cultivation at all.

mind rules the body absolutely, otherwise life becomes difficult; the desires have to be satisfied in a proper amount at a proper time, otherwise it dulls the intelligence and threatens the body.

slaves exist for the household matters of the masters, freeman who need the leisure for virtue and got no time to get their own living. then who is freemen, born to be? Aristotle says that those who are fit to direct themselves are fit to direct those who are incapable of self-direction. the ability to rule a household is part of intelligence. but Aristotle did not tell who should be slaves and why slavery is natural.

laws rule when intelligence rules without the passions, and by intelligence he means an accumulated intelligence, the register of past decisions which have been found to be good.

because there is no naturally ruling part in a polis of free and equal men , they must take it in turns.

Civility is not dialectic, not agreetment to wait out an argument to the end to see what we ought to think. Rather, free men would begin from what was already common amongst them. 亞裏士多德認爲犯錯比害怕犯錯不敢行動更可貴可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