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2

今天

标准

今天晚上剛剛從貝爾法斯特回來,看到郵箱裡面有一封從學校寄來的信。我猜肯定是和獎學金有關係,但是自己不敢打開信件,因為太害怕結果讓人失望。我讓小麥打開了信,意料之中的是我沒有得到那個獎學金,但是意料之外的是他們拒絕給我的理由,說是我的院系沒有提名我。但是我的導師有提名我,而且他是系主任,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麽狀況。

當時看到信的第一眼還很鎮定,但是越想越難過,越覺得驚恐。我擔心我的博士之夢因為經濟上的原因不能實現,我擔心我在短期之內找不到工作,我擔心會讓爸爸媽媽小麥還有所有關心我的人失望,我擔心我自己會一輩子恨自己當時的不努力。各種感情直衝我的大腦,打亂了我所有的理性思考,也摧毀我的一道心理防線,我擔心我對於知識的渴求換不來我對於父母的回報。我是用什麽來衡量什麽?

小麥耐心地聽了我的各種吐槽。我窩在家裡床邊的一個角落,蜷在那裡像是一個被社會欺負的小孩。他坐在我身邊,安慰我,鼓勵我,給我信心,給我勇氣,也給我希望。我不知道他對於我的評價有多么客觀,但是他說每一個成功的人他們印象最深刻,最定義他們人生的時刻,不是順利,而是失敗挫折。這也許就是人生的辯證吧。挫敗定義了成功,也奠定了成功的基礎,不過前提是我要站起來我要不斷地嘗試。上個星期看了一部叫做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的商業片。裡面有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刻,一位老婦人說the only failure in one’s life is failure to try.人生最大的失敗是沒有去嘗試。這次的挫敗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去把自己明明知道的智慧付諸實踐,用努力來詮釋我自己對於這句話的理解。人生,簡單和複雜都在於此。簡單在,我們知道什麽是對的,什麽是錯的。複雜在,我們自己的詮釋又各不相同因為命運的不同。小麥說,我很幸運,因為我之前都沒有跟什麽權威做出妥協,沒有屈尊自己的理想。他說得對,起碼,我還是一個自己尊重的人。我的一切,才剛剛開始。

在洗手間洗臉的時候,洗著洗著我笑了,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成功,但是我堅信,如果我成功了,那也是我身後站著的這個男人,還有默默支持我為我驕傲的父母,還有不嫌棄那個時而無厘頭的大康的我的朋友們。這是一篇勵志的文章,對於我來說,我只希望,我有力氣去嘗試,有理由去希望,有機會去回報。我愛你們。我會更加努力。